乐不可支b 发表于 2016-11-17 02:53:45

如何避免大项目成了生蛆的藕?


   

  广东省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就是无数笃信“只有大项目才能带来大发展”的官员之一。因为大项目频频落地,陈弘平以“揭阳赶超进位的首席执行官”自诩。城市面貌快速改观,GDP增速排名和财政收入迅速上蹿,陈弘平的“政绩”曾经一度被称颂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位“首席执行官”,却因为在大项目引进和实施过程中种种“暗度陈仓”的不法行径而落马。(经济参考报)   

  俗话说,“正愁无处下蛆,来了个卖藕的。”其实,有时候就是没有卖藕的,有的人为了下蛆,找也要找个卖藕的。如果这个想下蛆的人,只是一无职无权的普通老百姓,他找来再多的藕,下了再多的蛆,除了影响自己的生活,影响左邻右舍的环境外,对社会、对发展还不会有什么影响,但是,如果这个想下蛆的人是手握重权,镇守一方的封疆大吏;或权倾一方,执掌一处的在职大员,其危害就不可小觑。   

  广东省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就是这种既握有重权,又想下蛆的人,所以,他就拼命地找“卖藕的”,以供他下许许多多的“蛆”。他找来的“藕”就是“大项目”。他利用引大项目、上大项目、建大项目的机会,用“暗度陈仓”的办法大搞贪污受贿,化国财为私利,化民财为己财。   

  人以群分,物以类聚,腐败分子的思维也是相通的,腐败分子的手法也是相同的。所以,陈弘平现象不是孤立的,而是有着很强的共性的。有些贪官一旦手握重权,就以大发展为幌子,以大变化为口号,以大项目为渠道,用尽各种手段找关系,引项目,只是他们把项目都变成了自己“生蛆的藕”,项目一来,把住入口、守住出口,家人班子同上阵,诸亲六眷齐点兵。从规划到引进,从立项到实施,每道环节都雁过拔毛,每个程序都要从中取利。有的贪官还是在项目实施当中同步自肥,北京白癜风医院是项目引进与贿赂并行,项目实施与贪污共进,城市发展与腐败齐步,在城市流光溢彩的同时,贪官也容光焕发。这种贪官往往能迷惑人,能赢得一些粉丝,被人认为有魄力、有能力,能干事,在受到查处时还有人为之喊冤叫屈。   

  但有的贪官则纯粹把上项目当成“自己的菜”,不管项目有没有可行性,能不能实施,只要有项目就要下手取利,只要有工程就要从中捞钱,他们或明取,或暗索;或自己亲自出马,或假他人之手。结果往往是项目成了半截子,他的囊中已爆满;工程已经烂了尾,他的金钱堆成山。经济难以发展,城市没有变化,怨声如惊涛拍岸,贪官却心安理得。   

  因此,有时官员在高喊大发展、高叫大变化、大搞大项目时,公众不能只听其言,还要观其行。看其引进项目、实施项目,是不是真心为了发展、是不是真心为了百姓?检验的标准就是一个:看官员在引进项目、实施项目的过程中,是不是顺民意、按科学、依实际秉公而行?是不是自觉地把权力关进行笼子,按程序、按规矩、按法律规范运作?对一切违民意、反科学、逆实际不秉公而行的,不自觉地把权力关进行笼子,不按程序、不按规矩、不按法律规范运作的大项目,无论官员的口号喊得多么漂亮,声音多么洪亮,都要多问几个为什么?都要断然叫停,并查个仔细。绝不能让那些蠹虫在喊着大项目的漂亮的口号、洪亮的声音中肆意侵占国家的钱财,肆意攫取纳税人的血汗。同时要通过对陈弘平之类的案例检讨和反思制度的漏洞在哪里?有针对性地扎紧制度的篱笆,不让贪官们有空子可钻,让他们无法将“藕变成蛆巢”,让其有“蛆”也无处可下!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如何避免大项目成了生蛆的藕?